首页 »

快递又出新模式:顺路快递PK传统快递 哪个更靠谱?

2019/9/11 20:04:36

快递又出新模式:顺路快递PK传统快递 哪个更靠谱?

顺路捎货能挣钱 忙里偷闲挣外快

从手机聊天、手机购物,再到打车应用……移动互联网浪潮正在悄然改变我们的生活。如今,快递行业也出现了移动互联网身影,无论你是学生、白领、还是自由职业者,如果你有一些空闲时间,利用一些软件,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快递员,帮人跑腿送东西,还能挣点外快。

自由快递人 刘禄兴:你好,我是人人快递自由快递人,刚刚接到您一个快递的订单。

正在打电话的小伙叫刘禄兴,在酒店工作。今年年初,他通过手机软件注册成为了一名兼职快递员。如果顾客有发送快件的需求,在APP上发布信息后,系统就会给将订单信息推送给距离顾客最近的自由快递人,进行上门取货送货。他今天抢的这单,送的是水果。

刘禄兴和取件人碰面后,并没有直接拿了水果就走,而是用手机对物品拍照上传到平台,确认无误后才开始送货。他说这是软件公司对他们注册后培训时的要求。从接单到送货签收,刘禄兴用了近五十分钟,刨去交给平台的20%的信息费,中午一小时不到,他挣了14元。

自由快递人 刘禄兴:一个月下来大概平均也就接100单左右,大概能多一千八到两千五之间。

顺路快递PK传统快递 哪个更方便?

利用一个软件,每个人都可以兼职当快递员,速度和服务质量如何,用起来和传统的快递有什么区别吗?我们的记者也做了个体验。

记者将一个打火机混放在一些零食中,用袋子装好。随后通过闪送APP发布订单,支付了46元的费用。不一会儿,记者就收到了一位闪送员的电话,并约好了交付地点。闪送员到了后,记者注意到,交接物品时,闪送员并未打开检查。

记者:不用再检查了是吗?

闪送员:不用,我原封不动,帮您送过去就行了。原来我们给别人送什么行驶证、驾驶证、护照什么的。都是我们看一眼,证明有这个东西,那么送过去之后他收着就可以了。

按照闪送网站的要求,取件时,闪送员必须打开检查并拍照,可这位闪送员拿了东西就走。记者一再询问,如果证件丢失了,怎么处理,找谁处理?这位闪送员也一再向我们保证,肯定不会丢失。一个小时后,另一路记者在约定地点见到了这名闪送员,在简单核对验证码后,我们拿到了东西,东西没有确少。

第二天同一时间,我们叫了一家正规快递公司寄发同样的东西到同样的地址。

快递员:这个东西你得装箱子啊,里面都是怕压的东西。打火机不能运。如果今天发的话,那么明天就到。

记者拿出打火机并支付了15元的快递费。24小时后,记者接到了快递员送来的包裹。

无劳动合同 安全问题是关键

软件平台和传统快递企业相比,在同城送货中,同样的东西送到同样的地址,一个是点对点专人两小时内送到手上,一个是经过中转中心24小时候送到,不仅时间上有差异,价格上也相差两倍。不过对于打火机这类违禁运输品,两者的态度却不一样,可以说,安全问题始终是软件平台所面临的问题。

和快递员专业的培训相比,自由快递员注册成功后有简单的取送件的流程培训,网络平台要求每个快递员拍照上传到平台避免出现违禁品,但在实际采访中记者却发现如果客户包装好的东西,闪送员很少有打开检查的,而且仅凭手机上的验证码就可以收件。那么取送件过程中谁来监管自由快递员,这也是软件平台目前面临的安全问题。

国邮智库专家 邵仲林:安全性有很大的隐患,一是快件的安全,丢了怎么办,少了又如何?二是消费者的安全,三是信息的安全,四是禁寄物品的安全检查。

记者注意到在注册成为自由快递员过程中,需要同意一份注册协议,这份协议中明确说明“人人快递不对委托事项的真实性或准确性及所涉物品的质量、安全或合法性等提供担保。这一条款,直接将对寄送物品的合规管理及所产生的风险直接推给了自由快递员。

没有劳动合同关系,平台对这些自由快递员的管控力并不强。就在去年,警方还破获了一起利用闪送进行毒品交易的案件。律师表示,利用软件送快件,责任主体不够明确,存在很多风险。

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孙文杰:在寄送过程中,出现物品里面有违禁物品,或者说有易燃易爆放射性物品,或者在运输过程中造成相关的损害,或者造成人体受伤,或者发生交通事故了,他的自己的损害向谁来主张赔偿?其实这也是相关的法律风险。 

新模式下快递模式 定义模糊缺监管

事实上除了安全问题,这类软件的定位也是大家争议的话题,他们到底算不算快递公司呢?需不需要取得快递资格许可证,又应该按照什么样的标准和规则去监管他们呢?

2014年人人快递软件一推出,在上海,武汉,安徽等地纷纷被叫停,这些地方监管部门认为,快递业务关系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和生命财产安全,“人人快递”在很多地方没有经营许可证,所谓“自由快递人”更没有任何资质。

对地方邮政部门的叫停,人人快递表示,公司是一个移动互联网创新产品,是基于“众包”模式下的生活服务平台,送东西这个业务是点对点的,相当于跑腿,没有中转环节、分拨中心,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快递公司。

人人快递市场总监 万青青:我们的确是一家众包物流的服务平台,跟快递公司还是不一样的,普通快递的快递员原则上是公司来养着,而我们只是把社会上一些闲散人多余的时间资源然利用起来。

不是快递公司却做着类似快递公司员工做的事情,而这些软件公司同时还在申请快递资格许可证。他们认为,现在的法律法规对互联网+快递的新模式并没有清楚的定位和监管模式。

专家分析:应出台办法监管 促进行业发展

对互联网+快递的这种新业态,国家邮政局表示,目前还在观察当中。专家们则表示,人人都是快递员的众包物流模式属于共享经济,监管部门应跟上时代,尽快修改相关管理办法,规范其安全问题,更好的促进快递行业的发展。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 赵占领:自由快递员是不是属于快递员,它本质上来讲也是一种新型的共享经济的模式。它面临的安全问题,以及对现有的监管模式的挑战,这个是需要解决的。

赵占领表示,未来这种快速便捷的即需送达的点对点专人服务模式将会对传统的快递行业带来一定的影响。

专家表示,由于轻资产,重服务,这种共享经济下的快递新模式今后会越来越多,监管部门必须要早日出台相关的规定,才能更好的促进快递行业和新生事物发展的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