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虞姬”史依弘:张国荣未带来压力

2019/9/16 20:31:00

“虞姬”史依弘:张国荣未带来压力

3D京剧电影《霸王别姬》正在各大院线热映,在上海京剧院排练厅里,“霸王”尚长荣和“虞姬”史依弘还在紧锣密鼓地为接下来香港的演出排练。一段行云流水的剑舞耍下来,史依弘已是满头大汗,好容易“骗”过项羽宝剑,做完“自刎”科,才终于能坐下来喘口气。

 

说到香港,那里可是曾经有一位男艺人把虞姬演得出神入化,一定程度上也为普及京剧艺术起到了积极作用。同为电影,观众也难免会比较,对此,史依弘本人怎么想呢?

 

她说,自己并未感觉到压力,“张国荣那个是故事片,我们的是京剧艺术片,所以是两回事,我唯一有压力的是有梅兰芳先生珠玉在前,所有细节处的表演,梅先生已经非常到位。作为晚辈,着实很难超越。”

 

看京剧电影《霸王别姬》,跟看故事片《霸王别姬》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史依弘说,京剧电影工程主要围绕着京剧在走,它不算是很纯的电影,主要还是从记录京剧的角度,比如它一上来就用字幕的形式叙述了霸王的一生,传统电影不可能这么做的,怎么能一上来就把包袱全抖掉?

 

但跟舞台相比,京剧电影又是一番别样的体验。“在舞台上,十排之内的观众是看得到演员表情的,十排以后可能就很模糊。但观众在看电影时,会觉得好像就在自己面前演的,演员很细微的眼神变化都能捕捉到,所以会觉得很过瘾。”

 

其实在拍电影之前,史依弘还拍过不少电视剧,除了《狸猫换太子》、《杨门女将》这样的“京剧片”外,还包括纯影视剧《舞台姐妹》、《人生几度秋凉》等,相对比较习惯近距离的镜头,演起来也更容易走心。

 

获奖秘诀:噙泪

 

然而,京剧是个很特别的表演形式,它既要把情绪传递给观众,又要能“噙住”自己的情绪。

 

“我刚排《狸猫换太子》的时候,演到一个自己感动的情节,会情不自禁地哭,声音哽咽了,所有的唱段都在抖,脸上妆都花了”

 

渐渐地,史依弘开始在表演中不断自我调整,既走心,又不至于太过:“最高境界是你能打动观众,但是能让自己‘噙泪’。”

 

《霸王别姬》中有个镜头,当虞姬唱到“大王请喝酒”时,眼中一直饱含泪水,但是没有让它流下。这是史依弘特有的演法。在拍摄时,镜头逐步推进到眼睛,能看到虞姬眼中饱含泪水的状态,观众只有走进影院,才能看到这一“噙泪”的细节。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镜头是一次性过的。

 

此前,《霸王别姬》在海内外影坛屡获殊荣,2014年底获第三届中国立体影视作品奖最高奖项——立体电影故事片最佳奖;今年1月,又在美国第六届国际立体先进影像协会颁奖典礼上摘得“年度最佳3D音乐故事片奖”。而鲜为人知的是,之所以能获此殊荣,也与虞姬的“噙泪”息息相关。

 

一开始,史依弘和导演滕俊杰都很好奇,为什么《霸王别姬》能在海外获奖。于是,滕俊杰去问了该奖项的评委主席,这才明白,获奖主要出于两个原因:首先,他们始终觉得中国的3D技术远远落后于好莱坞,却意外地发现该电影对于这一技术运用地特别好;其次,就是虞姬的“噙泪”。评委们认为,虞姬如果落泪,那她就不值钱了。恰恰她没有落泪,是噙着泪水,而霸王这样一个刚烈的英雄却落了一滴泪。”的确,在“自刎乌江”的时候,能清晰地看到尚长荣扮演的“霸王”脸上有一滴泪。

 

当然,“噙泪”的灵感,也离不开梅兰芳先生。为了演好虞姬,史依弘看了很多梅先生的演出资料,发现包括《霸王别姬》在内,梅先生没有在一部戏里落过泪。她觉得,这种表演手法更虚拟,也更艺术。

 

推广京剧很“心急”

 

谈到京剧在青年人群中的推广,史依弘说,自己一直很“急”。

 

“我在日本碰到一个小姑娘,她在日本的一家新闻社里面工作,我去演《贵妃醉酒》的时候,天天跟着我,去大阪演出她去看,到东京演出她也去看。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她说,自己以前从来没有看过一场京剧,刚刚来日本打工的时候,有一次茶歇,日本同事讲起昨天刚刚看了一场歌舞伎演出,并且能详细地说出歌舞伎怎么好来。之后,同事问,你也说一下你们的京剧,我们也想了解了解。她说,当时就想有个地缝钻进去。”从此,这个小姑娘就抓住一切机会了解京剧,并要告诉身边的日本同事。

 

“我觉得,只有到了国外才能有这种意识,国人是感觉不到的。”而更发人深省的是,史依弘在日本的成名,似乎远远早于在国内。1989年从戏校毕业后,她每年都会受邀去日本做普及推广演出。先是从高校开始做普及演出,全国各地跑。五年之后,在东京艺术剧场推出一连20场《白蛇传》,开始卖票给观众看。

 

史依弘觉得,培养京剧年轻观众,必须要有一个十年计划、二十年计划,“普及京剧是一个长年需要做的事情,不是一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事情。应该从中学开始,每一个月,或者每半年看一场戏,不是在学校里看,要到剧院里来看,而且看完要写心得。要把京剧渗透到中国下一代孩子的血液中。”

 

说着说着,忍不住急性子又上来,“这事情真是把我急死了。日本人能做到这一点,为什么我们中国人做不到?”

 

史依弘说,对于京剧,自己心里有点使命感,“我一个人好不代表京剧好,我一直很着急,能不能用自己的力量推动京剧。在这样一个不泛涟漪的‘温水’里,至少去扔两块石头,让它起一点涟漪,让大家知道,这里还有一个水池。要让大家来看看,在这样一个追逐经济的大潮中,还有人在坚守传统艺术,在努力让它发展的更好。我们坚持了那么多年,其实挺不容易的。不管再偏的东西,只要有人做,就说明有意义和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