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纪念马克思 | 从布鲁塞尔天鹅咖啡馆到上海老渔阳里,这个“幽灵”如何穿越双城?

2019/9/17 13:37:55

纪念马克思 | 从布鲁塞尔天鹅咖啡馆到上海老渔阳里,这个“幽灵”如何穿越双城?

1818年5月5日,马克思诞生在德国莱茵省特里尔市,当时为普鲁士王国所殖民。然而,对于“世界公民”马克思来说,他还有一个诞生地:比利时布鲁塞尔广场的天鹅咖啡馆——马克思主义学说的诞生地、《共产党宣言》的诞生地。

 

“1846~1848马克思在这里居住”

 

布鲁塞尔的名称,由“布鲁奥克塞拉”演化而来,是条顿语“沼泽上的住所”之意。公元十世纪末,这里出现了城市的雏形。这个欧洲的十字路口,在长达数百年的历史中,一直为众多政治力量的争夺地,因而形成了其特殊的包容开放的城市性格。也因此,成为了马克思流亡生涯的第二站,成为他在茫茫沼泽中暂时得以激发和存放思想、学说的一处住所。

 

1843年秋,新婚仅数月的马克思夫妇,携手踏上流亡之途,去往巴黎。1845年1月,马克思被法国政府驱逐出境,2月到了布鲁塞尔,一个自由资本主义的国度。那年,他27岁。

 

头一年,他们一家的住所辗转了同盟路5-7号和奥尔良路42号等七八处,最终“定居”在布鲁塞尔市伊克塞尔区的让·达登街(Rue Jean D'Ardenne)50号,一栋上下四层的“联排别墅”内。170年后的今天,房子已被增高到5层,伊克塞尔区历史协会在楼房外墙上挂了一块小牌子:“1846~1848马克思在这里居住”。

 

流亡布鲁塞尔的三年多时光里,流离、贫困时常伴随着他,但这可算得是马克思革命生涯中生活状况最为平静幸福的时期。而在马克思到达布鲁塞尔后两个月,恩格斯也从巴黎投奔而来。

 

这两位志同道合的战友一碰头便投入工作——《德意志意识形态》,一部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哲学成熟的著作。 从这部著作幽默讥讽的文风中,我们能窥见这对相差两岁的密友青年时代的精神状态以及他们艰辛工作中的乐趣。恩格斯在马克思逝世后不久的1883年6月2日,曾写信给劳拉回忆说,他和马克思写到得意时常大笑不止,“闹得你们难以入眠”。 这个时期,马克思的思想尤为活跃。他的许多重要著作如《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针对普鲁东《贫困的哲学》所写的《哲学的贫困》、由给布鲁塞尔德国工人协会演讲稿整理而成的《雇佣劳动与资本》等著作,都在此完成。而期间最为惊世骇俗、影响深远的,自然是与恩格斯合作的《共产党宣言》,这部深刻改变了人类历史进程的政治文献。

 

一个多月时间写出了震撼世界的“宣言”

 

从马克思的住处步行约两公里,便来到布鲁塞尔市中心著名的大广场,人称“平民广场”。这个广场与其他欧洲广场不同,没有教堂、钟楼和礼拜堂。除却金碧辉煌的哥特式市政厅和国王并未居住过的路易十四行宫这两座官府外,其余40多座呈现出哥特式、巴洛克式、路易十四式、文艺复兴式等各类建筑风格的大厦,均为17世纪的行业商会。诸如门楣上悬挂狐狸招牌的商业工会,挂驴子的运输业,挂孔雀的绘画业,船夫、裁缝、粉刷匠、磨房主、木匠……如此多的行业汇聚在一个广场,形成了布鲁塞尔独特而壮观的市井气氛和平民文化景观。1619年,布鲁塞尔第一公民小于连的塑像就竖立在了临近广场的街巷中。

 

很自然地,“世界公民”马克思,也成为了广场历史中最闪耀的部分。

 

广场一角,市政厅的左侧,有一幢高110米、宽近70米的五层建筑,名为“天鹅之家”。其二楼门檐上饰有一振翅欲飞的天鹅,门口左侧外墙悬挂的铭牌上写道:“马克思自1845年2月至1848年3月住在布鲁塞尔。他曾跟德意志工人协会和民主协会一起在这里欢度1847~1848年的新年之夜。”

当年的天鹅咖啡馆,如今成为了一家餐厅。每当它开门迎客之时,无论老板还是服务员,都会热情地接受人们的朝圣。进门左侧靠窗的区域,悬挂着马克思的一幅照片。据考证,这是马克思当年经常就坐的区域。就是在这里,马克思曾经常与工人见面,商讨工人运动的策略及前途。也是在这里,马克思和恩格斯这两位天才的思想家,开始了前无古人的伟大合作,共同草拟了《共产党宣言》。

 

到达布鲁塞尔后不久,他们周围就陆续聚集起了一批来自欧洲各地的共产主义者。他们经常来到天鹅咖啡馆写作和聚会,交流思想,讨论时政,批判各种与科学共产主义相抵触的思想学说。他们发起成立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马克思主义学说的第一次政治实践尝试,也是国际共产主义组织的雏型;创建德意志工人协会;参加正义者同盟,又改组同盟并更名为共产主义者同盟……

 

1847年11月29日至12月8日,共产主义者同盟在伦敦举行第二次代表大会,马克思恩格斯出席了大会。参加这次大会的除德国代表外,还有瑞士、波兰、英国的代表。大会经过深入的讨论,采纳了马克思恩格斯的观点,决定公布一个“宣言”形式的“同盟”纲领,并把起草工作委托给马克思恩格斯。回到布鲁塞尔的马克思,开始构思和写作这部震撼世界的“宣言”,而伦敦的共产主义者,则焦急地等待和催促马克思的这部著作。从写下第一个德文字母到画出最后一个标点,马克思用了一个多月时间。

 

1848年2月,《共产党宣言》德文版在伦敦瓦伦街19号的哈里逊印刷所里被印行成册。这本绿色封面的德文小册子,薄薄的23页,2万多字,首次印数仅几百册。今天,它已有200多种语言出版,成为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政治文献。

 

如今,当人们穿越繁华的广场、喧腾的人群,进入这片小小的静谧的“圣地”时,仿佛能穿越时空,亲见一群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聚集在这座咖啡馆里,或指点江山,或激烈争辩,或慷慨陈词,或陷入沉思;又仿佛能亲闻,从马克思和恩格斯年轻的胸膛中喷薄而出的那句激情而又理性的预言:“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1845年12月,马克思宣布脱离普鲁士国籍,自觉成为一名“世界公民”。

 

1848年12月,普鲁士政府剥夺了马克思的国籍。从此,他再也没有取得其他国家的国籍。

 

1848年革命席卷欧洲,也波及到比利时。惊慌失措的比利时国王下令搜捕外国政治流亡者并驱逐出境,马克思的名字被列在第一个。当年3月,在法国临时新政府的邀请下,马克思夫妇回到巴黎,恩格斯也随即前往。

 

3年多后的1851年12月,因在巴黎抗议新独裁者而自愿选择流亡之路的雨果,也来到布鲁塞尔,先后居住于广场上的绿门旅馆、林堡旅馆和鸽子饭店四楼。平民广场上又诞生了一部杰作——《悲惨世界》。

 

布鲁塞尔这块不大的广场上,还曾留下拜伦、海明威、梵高、大仲马、莫扎特等众多伟人的足迹。天鹅咖啡馆,也曾是他们流连思索、捕捉灵感、制造传奇的地方。正因这些天才的自由的灵魂,使得美丽的平民广场充满了人类理性的光辉。

 

翻译《共产党宣言》,陈望道花了将近二个月

 

当1847年底,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第一个纲领性文件《共产党宣言》在天鹅咖啡馆诞生之时,马克思29岁,恩格斯27岁。72年后,一位同样29岁的中国青年陈望道,在上海,在老渔阳里,在同道们的鼓励下,决定要将《共产党宣言》完整翻译成中文。

 

《共产党宣言》的内容最早传入中国,是在1899年2月到4月的上海,广学会主办的《万国公报》第121至124期,刊载了由李提摩太节译、蔡尔康撰文的《大同学》,首次提到《共产党宣言》中“资产者与无产者”中一段话。

 

1903年,又是上海的广益书局出版了赵必振翻译的日本福井准造所著《近世社会主义》,以较长篇幅介绍了马克思学说及《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著作,并引录了《共产党宣言》的最后一段话。其后,各地政治组织创办的报刊,都曾刊载过包括《共产党宣言》在内的马克思著作书目、推介、节译,但大都是用文言文翻译的。

 

“五四”运动后,《共产党宣言》的只言片语已无法满足人们的思想需求和理论渴望。在北京出狱后南下上海的陈独秀,开始筹建中国共产党。正如当年伦敦共产主义者焦急的等待一样,深感用“主义的集合”来组建中国共产党的陈独秀等人,觉得应尽快出版《共产党宣言》全译本,而上海《星期评论》的主编戴季陶,则正着手找人翻译《共产党宣言》意欲连载。《民国日报》主笔邵力子得知此事后,向戴季陶举荐了经历浙江“一师风潮”的陈望道,陈独秀也极表赞同。

 

于是,戴季陶向陈望道提供了《共产党宣言》日译本,陈独秀请李大钊从北京大学图书馆借出《共产党宣言》英译本,供陈望道作翻译底本。

 

陈望道于1920年春节后返回故乡义乌分水塘村,在家宅旁一间破陋的柴屋里,专注翻译《共产党宣言》。译文不足两万字,但陈望道“费了平时译书的五倍功夫”,花了将近二个月才完成。4月下旬,译稿完成,遂赴上海请李汉俊校阅,再转请陈独秀审定。彼时,陈独秀已住在老友柏文蔚提供的上海老渔阳里2号。陈独秀对此译稿非常满意,即交戴季陶,不料思想激进的《星期评论》遭到查封。

1920年出版的《共产党宣言》。

陈望道随即投入位于陈宅底楼客堂间的《新青年》编辑工作。上海渔阳里一带,仿佛有着神奇的磁力,一时间群贤毕至,聚谈社会主义和改造中国的问题,俨然新文化运动者和早期共产主义者的思想聚集地。毛泽东也曾专程到此拜访陈独秀,由此确立共产主义信仰。尤其是1920年5月,马克思主义研究会成立,6月,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在此成立,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在此诞生,8月,“中国共产党” 经由信件在此定名……

 

也是在这个8月,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提供经费,在上海辣斐德路成裕里12号租了一间房子,作“又新印刷所”。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中译本,作为上海社会主义研究会社会主义研究小丛书的第一种,正式出版。此书32开,竖排平装,内文以五号铅字印刷,共56页,每页标“共产党宣言”眉题,文中部分专用名词后注有英文供参照,定价大洋一角,没有扉页、没有序言。只在封面上,用了马克思的肖像。

 

马克思主义的“天火”,正式降落在黑暗的中国……

 

初版千余册很快销售一空,9月重版,改正了首印本封面错印的书名,书封上的书名和马克思肖像也由红色改为蓝色。11月间,《中国共产党宣言》出炉,交共产国际。《共产党宣言》全译本出版不到一年,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正式诞生。

 

一座城市,总是由建筑、人和传奇共同铸就。布鲁塞尔的天鹅咖啡馆和上海的渔阳里,都只是城市中心的一个角落,一个充斥着市井气息的角落。社会学家将布鲁塞尔“欧洲十字路口”的地利和渔阳里“物理和制度意义上”的缝隙效应相类比,但真正的自由的土壤,仍然在于它的传统和人文,在于汇聚到这里的志士仁人们,他们内心那“自由人的联合体”的理想。在那些市民可自由进出的公寓、旅店、咖啡馆、餐厅、店铺里,在错综的街巷、不甚井然的空间里,“市民”成长为“为大家而献身”的伟大“公民”,从而孕育出巨大的思想风暴和撼动世界的传奇。这思想的传奇,在东西方两处红色纪念地斑驳的墙壁与街巷间,一如幽灵在游荡,虽屡遭围剿,却从未远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上观新闻”,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栏目邮箱:shhgcsx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