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市鸟震旦鸦雀“先发制人”,四大“土著”还有机会吗?

2019/8/14 6:55:46

评市鸟震旦鸦雀“先发制人”,四大“土著”还有机会吗?

上海市第35届“爱鸟周”今天上午在上海共青森林公园开幕,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从现场获悉,上海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将在“爱鸟周”后推出“每周一鸟”宣传活动,带领市民认识沪上50种具有常见性、广布性或特殊性的鸟。同时,将启动“沪上我最喜爱的鸟”评选活动,为将来的上海市鸟评选做好前期普及工作。

 

“爱鸟周”开幕现场

 

震旦鸦雀“先发制人”

 

今年初,有市政协委员尹京苑、周保春等在提案中倡议,将震旦鸦雀列为上海市鸟,使其与市花白玉兰一样,成为上海一张美丽的名片。

 

黄色的弯钩小嘴、黑色的“浓眉”、黄褐色的背部、长长的尾巴……点开今天随着“爱鸟周”开幕而正式上线的“观鸟神器”——“上海野鸟”手机App,开机画面就是这样一只萌萌的震旦鸦雀,神气地抓着芦苇杆随风摇曳。“好可爱!你看像不像‘愤怒的小鸟’?”在震旦鸦雀的“号召”下,许多市民都用手机扫描下载了“上海野鸟”手机App。

 

震旦鸦雀

 

震旦鸦雀有着“鸟中熊猫”之称,其作为上海滩的“土著”,是上海65种“留鸟”之一,但真正为世人所知还不到150年。之前,它们在我国东部沿海的芦苇丛里一直“默默无闻”。直到1872年,法国传教士、著名博物学家阿芒·戴维根据采自江苏(包括今天的江苏省和上海市)一个湖边芦苇丛的标本,才对该鸟进行了科学命名。

 

据《中国鸟类野外手册》记载,震旦鸦雀属于全球性近危物种,是分布于中国东部及东北至西伯利亚东南部的特有种;在我国境内有5种,仅分布于黑龙江下游及辽宁芦苇地和长江流域、江苏沿海的芦苇地;在上海,则主要在崇明、南汇东滩等处的滩涂湿地芦苇荡中筑巢、觅食。

 

然而近年来,由于滩涂大规模开垦利用和芦苇收割等原因,滩涂湿地的芦苇群落面积逐年减少,这使得原本就面临着种群萎缩危机的震旦鸦雀陷入艰难的境地,因而有人将震旦鸦雀称作上海“留鸟”中的“熊猫”。

 

谁当“市鸟”众说纷纭

 

不过,对于将震旦鸦雀列为上海市鸟,也有业内人士表达出不同看法。

 

“白头鹎的呼声也很高,我们协会的标识就是白头鹎。”上海野鸟会总干事姚力表示,上海本地有4种常见的“留鸟”:[树]麻雀(俗称“家雀”)、珠颈斑鸠(俗称“野鸽子”)、乌鸫(俗称“百舌鸟”)和白头鹎(俗称“白头翁”),业内戏称为“四大金刚”。这4种常见鸟类,一年四季市民推开窗户就有可能看到。其中,白头鹎还有“白头到老”的吉祥寓意。

 

白头鹎

 

乌鸫

 

珠颈斑鸠

 

麻雀在树上做窝

 

“听说上海正在为市鸟评选听取社会各界意见,许多市民、专家都从各自角度提出了建议。”华东师范大学动植物科学实践工作站负责人唐思贤告诉记者,一个城市市鸟的确定,需要其具备4项基本特征:第一是原始、属地特征。从1922年至2013年,上海所有有确切文献记载的鸟类有445种。其中,属于“土著”的“留鸟”有65种,这些“留鸟”就符合这一特征。

 

第二是文化、历史特征。诸如燕子、喜鹊等鸟类在传统文化中都被誉为吉祥之鸟,被选为一个城市市鸟的概率就很高;反观乌鸦、猫头鹰,民间“评价”普遍不高,就很难成为市鸟。第三是美观、观赏特征,这很好理解。

 

最后一个是生态、环境特征。这一点上,各界观点较容易产生分歧。“我们认为市民在城市中可以喜闻乐见、辨识度高的鸟类,更应该作为市鸟的候选。”姚力认为,震旦鸦雀虽然也是上海“土著”,但偏居上海东部海岸一隅,“普及性”、“代表性”稍差。姚力表示,评选“普及性”强的城市“留鸟”作为市鸟还有个好处,那就是这些鸟类往往都能较好地适应城市生活,生存能力较强。而一些珍稀的鸟类,一旦评选为市鸟,将受到高度关注甚至追捧,对其种群的生存繁衍反而未必有利。

 

不过,力挺震旦鸦雀的人士却表示,震旦鸦雀和滩涂湿地息息相关,关注并且保护震旦鸦雀这一物种,将其列为上海市鸟,就是关注并且保护滩涂湿地。否则,失去震旦鸦雀和滩涂湿地,就意味着地球失去了东亚-澳大利亚候鸟迁徙线的重要停歇地,意味着上海失去了天然的、巨大的水质“净化器”。

 

了解鸟类,才能更好地爱护它们

 

文中图片来源:上海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薄顺奇 摄影